行業新聞
靜音無油空壓機行業緣何需要“工匠精神”?
靜音無油空壓機行業緣何需要“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對很多人來說這個詞有些遙遠和陌生,但3月5日它出現在了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如此隆重,顯示中國社會對它的極度需求。
很多人認為工匠是一種機械重復的工作者,其實工匠有著更深遠的意思。他代表著一個時代的氣質--堅定、踏實、精益求精。工匠不一定都能成為企業家,但大多數成功企業家身上都有這種工匠精神。用美國當代著名社會學家理查德·桑內特的話說,“工匠精神”就是“為了把事情做好而把事情做好的欲望”。“工匠精神無非‘認真’二字”中國品牌戰略學會會長楊清山說。
盡管自200多年前工業時代到來后,匠藝活動就開始式微,“工匠精神”仍在當今世界留存和發展,并成就了不少國家品牌的名聲。人們熟知的瑞士手表,其享譽世界離不開鐘表匠人的一絲不茍,而德國、日本二戰后的重新崛起也與崇尚“工匠精神”不無關系。現代社會的“效率觀”的確與傳統工藝對精雕細琢的強調有沖突,但二者并非完全矛盾。
\
“工匠精神”,德企百年成就的“鑰匙”
丁格芬是慕尼黑以東100公里的一個小鎮,也是寶馬最大汽車廠所在地。這里有1.85萬名員工,每天出產1500輛寶馬車。在總裝車間,這里分工極細,一條組裝線上有數十個員工,每一個工位由兩到四人組成。22歲的托斯滕是裝汽車座椅的技術工人。產品一到,他與一個同事在五六秒內完成安椅子、矯正、擰螺絲等工序。而從裝上底盤、發動機、輪胎,到下線成一輛可以出售的成品車,只要兩分鐘時間。“安裝環節要求非常嚴格。如果某一顆螺絲沒有擰上,或沒有完全擰緊,整條安裝線就得停止。”托斯滕說。
西門子、奔馳、博世……在德國,有很多百年工業家族。這些“百年老店”的成功有著共同特質,正如前述寶馬車間場景所展現的對每件產品、每道工序都凝神聚力、精益求精,其折射的是現代化大生產時代的“工匠精神”。這種精神讓“德國制造”聲名顯赫,讓德國百年工業品牌扎堆出現,讓德國在歐洲經濟一片困頓時一枝獨秀。
“德式‘工匠精神’的一個特點是‘慢’”科隆大學學者羅多夫說。科隆大教堂,始建于1248年,直至1880年才由德皇威廉一世宣告完工,耗時超過600年。德國工匠的“慢功細活”打造了完美的哥特式教堂。對德國人來說,“欲速則不達”,穩健第一、速度第二。
“專”是第二個特點。德國約有370萬家企業,其中95%都是家族企業。這些家族企業不少是世界某一工業領域的“隱形冠軍”,共同特點是都愛“鉆牛角尖”。像“螺絲大王”伍爾特,1954年創立時才幾名員工,現在擴展到5萬多名員工。它的成功在于,自始至終堅持“單一”產品螺絲。
第三個特點是“創新”。一款新型汽車可以承載諸多信息和通信技術創新,即使一些小企業也有研發部門。
據了解,從中世紀開始,“工匠”已成為德國人的職業常態。那時,師傅就開始帶幾個學徒做手藝。“德式‘工匠精神’離不開德國雙元制職業培訓體系(所謂“雙元”,是指職業培訓須經過兩個場所的培訓,一元是指職業學校,另一元是企業或公共事業單位等校外實訓場所)。”德國商會培訓專家庫茲科說。這種體系可追溯到18世紀末,但在19世紀末才初步成型。“當時也是‘德國制造’從被英國人貶低向高質量代名詞轉變的時期。目前,德國可以系統培訓350多種工匠。”
“‘工匠精神’是德國制造業過去一百年成功的‘鑰匙’。”羅多夫說。
“職人氣質”,日本的軌跡
“工匠精神”并非德國專利。對中國人來說,更多人熟悉的是日本式“匠心”。從保溫杯到馬桶蓋,從感冒藥到接待服務,中國游客蜂擁赴日背后,有日本“工匠精神”的影子。
“工匠精神”在日本也被稱作“職人氣質”。職人,就是匠人、工匠。日本在江戶時代將民眾分為“士農工商”,職人屬于“工”。當時主要是從中國、朝鮮去日本的陶藝、鍛造、木工等工匠。
近代,明治維新后日本大量引進歐洲的工業技術,國內出現很多“街道工廠”一樣的私人工廠,日本政府將其劃歸為中小型企業。這些中小型企業的老板往往也被叫做“職人”。這些老板往往讓孩子“子承父業”將技術傳下去。
到了現代,職人多指擁有卓越金屬加工技術的人。比如日本有的街道小工廠能夠將銅箔的厚度切割到僅有人類頭發絲的十分之一,這么細的銅絲是智能手機、太空儀器等不可或缺的原料。
日本學者鹽野米松認為,日本是一個有著“匠人”文化傳統的國家。正因為此,加上子承父業的傳統,使得日本很多企業不論大小,都能夠長久地存續發展。有統計稱,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日本有3100多家,居全球之首。而這些“百年老店”的經營模式都不是急著“做大做全”,都不忙著資本積累、上市圈錢,而是專注一個商品或者一種技術。當然,日本人在經營上也很注重和消費者建立長久的“感情”。
日本很多老品牌都是這樣發展過來的。日本岐阜縣是日本刀的產地,中國的鍛造技術傳到日本后,岐阜縣很多“小作坊”一直守著古代的鍛造技術不斷制作出各種刀具,現在則是鍛造廚房用的刀具。日本尼康相機的鏡頭很貴,是因為尼康公司早在一戰后就一直致力于打磨玻璃鏡頭。
效率,與“匠心”起沖突
品牌聯盟咨詢股份公司董事長王永就西方國家的“工匠精神”總結說,瑞士做手表出名,瑞士工匠原來都是給教堂做大鐘的,后來發展成做小鐘小表,這是歷史的偶然性,但瑞士工匠做大鐘的時候都很精細,這是一脈相承的;日本由于資源匱乏,不能大手大腳,所以凡事都求精細;德國、意大利的專業精神就是“工匠精神”,他們都以做工匠為自豪。
不過,“工匠”并非一直站在歷史舞臺的前沿。由于工業化和全球化的沖擊,很多精巧的手工技術瀕臨滅絕。不僅中國,國外也如此。日本很多傳統手工藝品匠人就在逐漸減少和消失。日本學者鹽野米松著有《留住手藝》一書,呈現了一批傳統匠人的艱難處境。
英國《金融時報》2015年的一篇文章則談到,在有很多積極力量推動的時尚界,也面臨著挑戰,手藝人減少,“這一代的手藝人在不斷變老,而年輕人卻不再愿意做手工活。”
某種程度上,推崇效率的現代社會同“工匠精神”有著必然沖突。18世紀中期,當瓦特改良的蒸汽機拉開工業時代的大幕時,效率更高、更精確的機器逐漸取代人類的手工,帶來匠人行業的日漸式微。連“工匠”這個詞都在逐漸往歷史后臺退,由“工人”來代替。
即便在推崇“工匠精神”的日本,對它的評判也出現分歧。因為進入工業社會的日本,只有量產、高效率的大公司才能更好生存,中小企業在市場競爭大潮中倒閉的很多。而且,“匠人精神”就是全身心專注于技術而完全無視其他方面,在經濟不好時,這樣做往往顯得不切實際。有人甚至認為,過于細致反而忽視了“簡單就是最美”的原則。
不過,“工匠精神”為工業大國所重視卻是無疑的。在日本機械表制作、精密加工等領域中,大量匠人受到很好的保護和尊重。由于經濟大環境不景氣,日本不少中小企業破產,為此日本專業人士大聲疾呼要求保護中小企業,保護日本“核心技術發展力量”。
在德國,《職業教育法》、《學校法》、《就業促進法》等都對雙元制職業培訓體系有規定。2004年,德國政府與各企業、工會簽訂協議,要求每擁有15名工人必須招收1名學徒。“制造業的競爭就是技工的競爭”德國《商報》稱。
一味追求效益最大化,不好
《紐約時報》資深記者尤克泰爾將制造業稱作工匠技藝的“大表兄”。他曾寫道,奧巴馬政府公開對制造業表示擔心,希望重振制造業以催生創新、削減貿易逆差等,“但他們卻幾乎從未再向前一步,公開宣告一個日漸壯大的制造業激發工匠精神,而這種精神是美國自我形象勇于進取、熱衷創新并能制造任何產品至關重要的組成部分。”
有美國學者認為,美國年輕人在無法培養手工技能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尤克泰爾認為,金融等領域的高薪是美國“工匠精神”漸行漸遠的原因之一。《匠人》一書的作者、社會學家理查德·桑內特則呼吁學習德國:“德國企業意識到,不論從經濟還是從愛國角度來說,都有必要在國內打造一支高素質的勞動大軍;我們從來沒有這種時代精神。”
與美國人的憂心比,中國對“工匠精神”需求更迫切。“‘中國制造’給人的印象低質低價,就是因為缺乏‘工匠精神’。”王永說,“工匠精神”本質上就是腳踏實地、精益求精,一步一個腳印,而不是好高騖遠。當年“海爾砸冰箱”就是呼吁“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其實大家都知道,但就是做不到。”中國品牌戰略學會會長、首席專家楊清山說。在歐洲,“工匠精神”就是追求精益求精,守住這種精神。現在是機械化、電子化和信息化時代,更要強化這種精神,以及對傳統工藝、傳統文化的恪守。
編后語:
中國企業普遍過于浮躁,一味追求效益最大化,導致“工匠精神”缺失。其最直觀的后果就是產品質量次、體驗差,產業長期徘徊在低端領域。而這恰恰與我國壓縮機行業的歷史與現狀絲嚴縫合,技術簡單、工作粗暴、質量低劣、心態投機。由于壓縮機主機生產工藝及設備要求較高,產能主要集中在少數幾家企業,產品品質比較有保證。因而壓縮機配件及其組裝工廠的技術與工作,就成為壓縮機行業的質量短板。我們可以借壓縮機資深從業人士周振賢《壓縮機后時代有關節能新概念》一文的片段來看看,為何壓縮機行業需要“工匠精神”:
壓縮機配件有專用的技術標準,要求壓縮機配件制造者按標準進行生產銷售,然而目前全國生產壓縮機配件的企業有上萬家,其中絕大多數卻不知道壓縮機配件還有標準。
有些用戶企業表面上有嚴格的配件招投標制度,有合格供應商審查制度,但這里面往往有著蹊蹺的潛“規則”。這就造成流入到用戶企業的壓縮機配件質量令人擔憂。
為什么會造成這樣的現狀呢?其實,就是因為有不同的利益鏈組成的網籠罩著壓縮機市場,籠罩著壓縮機配件市場。
目前,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家供應商是負責任,有技術能力的空壓機配件供應商。毫無知識產權的低劣配件的泛濫,造成了我國大量的能源浪費,使我國的單位產品能耗高于國外數倍,造成企業大量的電能浪費,大量的資金流失。
我們不妨來看看現實:空壓機配件市場的混亂與“險惡”是無法想象得到的。現在不光是奶粉中摻有三聚氰胺,不僅是地溝油流到我們的餐桌,空壓機配件問題更大。一般人想象不到,被潛規則籠罩的空壓機配件市場水有多深。
空壓機配件缺乏技術含量的仿造,造就了大廠門前配件一條街現象。99%的空壓機配件廠(公司)在用非法得到的復印圖生產,或測繪原廠零件(一大部分是已淘汰的零部件),甚至,有些根本就不用圖紙,僅靠樣品仿造。另外,普遍甚至習以為常的偷工減料,粗制濫造是空壓機配件市場的另一大特點。例如空壓機閥片材料應該用30CrMnSiA,50CrVA,3Cr13或4Cr13Mo 制造,但早在一九八幾年,就出現了45號鋼的閥片,以后又出現了A3鋼的閥片,氣閥的壽命可想而知。
同時,空壓機配件市場中不乏用低價低質量材料生產氣閥、活塞桿、汽缸套、活塞環、曲軸、十字頭、連桿等壓縮機零件。一般配件廠都是買鍛件或圓鋼加工,委托專業熱處理工廠進行熱處理,加工工藝極其混亂。作者親眼見過M16活塞桿用焊接方式加工定位臺肩,這就難免經常斷裂。
 

版權所有:上海拓穩機械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金山區興塔工業區建安路8號

電話:021-51093900 傳真:021-51093933

E-mail:[email protected]

拓穩空氣壓縮機 滬ICP備10219014號
返回頂部
广州娱乐场所招聘男生 在那里学擦皮鞋赚钱 中国手机赚钱 微乐吉林麻将群 襄阳买商铺赚钱吗 干汽车保养赚钱吗 为何中国电视剧赚钱 什么样的男人希望女人多赚钱 英雄联盟比赛 9.99彩票首页 全民麻将app下载 乳山传销能赚钱吗 现在开药店不赚钱 张掖开出租车赚钱吗 最赚钱的是不是夜场 集成装修赚钱吗 全民欢乐捕鱼好玩吗